畜牧工程
News of Group

紧抱蒙牛大腿却仍亏了177亿的现代牧业未来在何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1-03 10:59 浏览: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对蒙牛而言,现代牧业无疑是个烫手山芋,除了接受现代牧业的奶源,还得照单全收现代牧业的一切风险,包括高投入模式带来的高成本风险,以及疫情风险。

  “前面的路漫长而艰难仍需坚持、努力。”10月30日,有着“乳业铁娘子”之称的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在朋友圈感慨到。近年来,这个微信名为“养牛人”的中国最大牧业公司掌门人,被公司的巨额亏损压得喘不过气来。

  前一天晚上,现代牧业公布了2018年三季报(未经审核)。数据显示,该公司前三季度营收36.53亿元,同比增长约2.4%;亏损1.77亿元,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的-7.26亿元大幅缩窄。

  在其漫长的扭亏路上,现代牧业尝试了很多方法,但关键是,有一个“好爸爸”比什么都重要。在抱上蒙牛爸爸的大腿后,后者的“花式输血”使得现代牧业亏损大幅收窄,按照这个速度,2018年,现代牧业扭亏有望。

  尽管2016年-2017年,现代牧业巨亏17亿元之多,但抱上蒙牛大腿的它看不出丝毫慌张。

  在与现代牧业相爱相杀多年之后,去年蒙牛增持现代牧业,一举拥有后者超过60%股权。随后,蒙牛对现代牧业开启了疯狂的“关爱模式”。

  2017年6月,在宣布增持现代牧业不到五个月的时间,蒙牛即向现代牧业送上了50亿元订单的“豪华大礼包”。现代牧业的公告显示,旗下子公司将向蒙牛提供乳制品及服务,未来三年,乳制品供应建议年度上限分别为10.61亿元、18.99亿元及22.23亿元,合计在50亿元左右。

  输血仍在源源不断地进行着。蒙牛甚至一把揽过现代牧业旗下的液态奶营销及宣传费用。这也使得现代牧业计入销售及分销成本的液态奶营销及宣传开支由2017年的8000万元大幅下降至60万元。

  对亏损的大幅收窄,其财报总结了三大原因。首先,该公司前三季度的原奶销售收入为34.1亿元,同比增长了14.7%;前三季度原奶生产总量为94.2万吨,同比增长了7.2万吨。第二,前三季度公斤奶现金成本为每斤2.45元,同比上升0.8%。第三,受益于液态奶业务的销售模式改变,于前三季度期间,下游品牌奶的市场推广费用大幅下降,销售费用也随之同比下降55.2%。

  这背后都有一个影子蒙牛。今年1-9月,现代牧业83%的原奶卖给了蒙牛。目前,现代牧业下游品牌奶业务则交于蒙牛团队运营,现代牧业则集中资源深耕上游养殖业务。

  蒙牛总裁卢敏放在2018年中期报告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今年三四月份,蒙牛已完成对现代牧业的增持。蒙牛和现代牧业的协同工作逐步落地,双方建立起了更加融合的上下游合作体系。

  在“输血”这件事而上,蒙牛可谓不遗余力,但现代牧业前三季依然亏损,这也反应出上游原奶行业的困境并没有得到改善。如果没有蒙牛大力输血,现代牧业今年的亏损或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成立13年来,现代牧业与“金主爸爸”的故事,可高度浓缩为“我与蒙牛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日子”。

  现代牧业的前身是领先牧业,由蒙牛原副董事长邓九强等前高管及其亲属等人和蒙牛马鞍山公司于2005年9月创办。公司的主要业务有两项:一是奶牛养殖业务(主要生产和销售原料奶与客户,用于加工成乳制品);二是自有品牌液态奶业务(主要生产和销售液态奶产品)。

  早在2008年,现代牧业便与蒙牛乳业签订了10年战略合作协议。这份协议也促成了现代牧业的一飞冲天。这份有效期10年的战略合作协议使得现代牧业无需为产品销售担心,随后,公司的业绩迅速增长,并于2010年风光登陆港交所。

  2014年,现代牧业的业绩达到了顶峰,当年总营收达到了50.3亿元,净利润为7.35亿元,营收与利润双双创下历史新高。

  成就都是相互的,有了现代牧业的奶源,蒙牛潜心打造高端牛奶品牌特伦苏也有了奶源保障,“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迅速抢占了高端牛奶的市场空白,并成为牛奶品牌里第一个突破百亿的单品。

  蒙牛与现代牧业的敏感期出现在2015年之后。2016年上半年,现代牧业出现上市以来的首度亏损,彼时,其总裁高丽娜对外表示,蒙牛未按合同完成原奶量收购也是造成该公司亏损的根本原因。

  2017年,蒙牛斥资18.73亿港元增持现代牧业,并经过一连串交易增持现代牧业股份,蒙牛的持股量增加至约60.77%。

  值得一提的是,蒙牛一定程度上扮演了白衣骑士为现代牧业解围,蒙牛收购私募基金KKR、鼎晖持有的现代牧业股份完成后,二者不再持有现代牧业股份,之前的对赌协议也就终止了,困扰现代牧业亏损的魔咒也随之解除。

  这一年,现代牧业业绩大幅下滑,之后进入两年亏损期。2016年,现代牧业亏损额高达7.42亿元,2017年亏损进一步扩大至9.75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超过17亿元。

  这期间,在进口大包粉及复原乳的冲击、原料奶价格低迷及销售困难等多重因素的叠加下,国内原奶企业均陷入了亏损。因价格低廉,国内大型企业都在大量使用进口大包粉,从而减少甚至停止收购国内原奶,致使国内养殖行业陷入了“有奶卖不出去”的境地。

  奶价的一路下行,将原奶企业拖入深渊。资料显示,从2016年9月开始,中国收奶价出现下降,不少企业因“扛不住”而开始退出。进入2017年,奶价继续下行。去年上半年,中小牧场收奶价格为每公斤2元-2.5元,而大型牧场的收奶价格在每公斤3元-3.8元,均低于往年。进入2018年,尽管奶价有所上涨,却仍在低位徘徊。

  乳业专家宋亮曾坦言,乳业上演养殖企业亏损严重反应出国内原奶消费需求的疲弱,“当前,中国原奶价格以及供求关系已经和国际市场联动,中国原奶价格的劣势决定其在国际竞争中的薄弱,国际价格低谷直接损害了国内大型养殖企业的利益。”

  改变不是没有,为了摆脱靠上游奶牛养殖,现代牧业在近年来加大了开拓下游业务的力度,推出自有鲜奶品牌和巴氏奶,欲向蒙牛、伊利争夺市场。然而,事实证明,在牛奶销售端,没有巨大资金投入做品牌,根本玩不转。

  在一份调研报告中,奶站对现代牧业产品的吐槽声不断,主要集中在价格波动大、产品线单薄、营销支持弱等。一位奶站经营者说:“奶站主要靠走量,现代牧业每提的利润本身就比较有限,价格还频繁变动,半年内每提的波幅是8-9元。奶站对此颇为反感,因而不敢囤货,所以,销售额大约只占总体的3%”。

  目前,蒙牛已经从生产到销售“全面接管”了现代牧业品牌奶业务,摩臣2娱乐双方还联手推出了纯牛奶新品“鲜语”纯牛奶,打造的是“2小时锁鲜”概念。

  不过,在牛奶产品过剩的当下,无论是现代牧业自营鲜奶,抑或是“鲜语”,都没有在市场激起太大水花。

  在奶价一路下行之际,蒙牛充当了现代牧业的“接盘侠”。这背后是蒙牛豪对巴氏奶的野心。

  蒙牛总裁卢敏放在2018年中期业绩沟通会上提到,今年5月份开始,蒙牛成立了巴氏奶事业部,开始布局这一市场。“这是我们增持现代牧业之后的战略考量,也是我们增持现代牧业的最主要原因。”

  然而,现代牧业的大型牧场困局仍未改善,彷佛一颗定时炸弹,也成了蒙牛的“心病”。

  “那个酸臭味儿简直了,坐在员工宿舍,关着窗户都能闻到”,一名去过现代牧业马鞍山牧场的业内人士对快消记者表示,整个牧场方圆1公里都笼罩在牛粪的臭味中,夏天尤其严重。牧场周围的村民大热天也不敢开窗,既怕酸臭也怕苍蝇,有村民“希望自己能多挣点钱,在外面买房子,然后搬出去”。

  作为万头牧场的典型代表,现代牧业业绩亏损、环境污染等一系列尴尬现实下,其模式也饱受质疑。

  除了大规模养殖奶牛带来的环境污染,万头牧场给产品质量带来的风险更大,由于奶牛集中养殖,容易滋生疫病,使奶源面临质量安全问题。

  澳大利亚一家奶粉生产企业负责人Tony对快消记者表示,国内大规模奶牛养殖最大的隐忧是抗生素滥用问题,“如果不用抗生素,很难想象如此高密度的奶牛养殖下,靠什么控制疾病和疫情”。

  乳业专家宋亮也曾表示,大型牧场的成本太高,造成的国际竞争力弱的风险将长期存在,这些因素从长期看,不利于中国乳业发展。“大型牧场应该尽早转型,否则拖的时间越长,转型的成本越高,风险越大。”

  对蒙牛而言,现代牧业无疑是个烫手山芋,除了接受现代牧业的奶源,还得照单全收现代牧业的一切风险,包括高投入模式带来的高成本风险,以及疫情风险。

  高丽娜“乳业铁娘子”的称号不是凭空得来的,脾气直爽火爆的她没少怼天怼地,大多数炮火都给了蒙牛。2016年现代牧业亏损,高丽娜将锅甩给蒙牛。2017年,蒙牛欲收购现代牧业,却也遭到了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及其他高管的拒绝。

  如今,在现代牧业的业绩大会上,高丽娜与蒙牛总裁卢敏放一同笑吟吟地出现在镜头里,言语间对蒙牛充满了夸奖与赞美,仿佛全然忘了自己之前开向蒙牛的炮火。

  “高总太直率,不受控,之前根本不知道对媒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高丽娜身边的人曾这样评价她。

  能屈能伸,从来都不只是用来形容士大夫的,也可以用来形容“铁娘子”。只是,在风雨变幻的奶业江湖,现代牧业未来的路如何走,依然值得深思。